导航菜单

魏源成

  2011年,续航腾讯推出微信,时任网易总编辑的唐岩想做一款社交产品,他带着产品的思路向丁磊要100万美元的前期投入时,丁磊拒绝了。2016年,公里一向神隐的网易接连推出《阴阳师》、《倩女幽魂》等爆款,让网易赚的盆满钵满,市值飙升,足可以买下24个搜狐、8个新浪。刚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网易,续航遭遇了互联网泡沫不说,误差金额高达420万美元的“假账事件”也在此时爆发,股价一泻千里。魏源成昔日三大门户风光不再,公里BAT成为中国互联网新的世界中心。 中国互联网最朝气蓬勃,续航最活跃的那几年里,续航网易错过了2008年的团购大战,错过了2009年的视频大战,错过了电商、社交、O2O、直播、分享经济各种风口,最重要的是,错过了一大波可能改变网易的创业者。而后,公里唐岩便拉上网易门户产品组长雷小亮和高级技术李志威一起创业,并砸下自己的全部身家注册了陌陌科技。”近年来,续航这所学校飞出来的创业者络绎不绝,续航总编比比皆是,网易是互联网创业圈内“黄埔军校”的说法也渐渐流传开来…… 2000年与2001年,是网易最艰难的岁月。魏源成网易前副总编辑方三文的雪球网,公里上线前几个月就被天使投资人薛蛮子与红杉资本先后注资。

外患来不及解决,续航内忧更严重:高薪聘请的CEO黎景辉与创始人丁磊之间多次爆发争执与矛盾,高层内部暗潮涌动。到了网易,公里丁磊的态度却很勉强:“其实,我根本不想做微博,是下面的人吵着非要做,我没办法。魏源成然后……嗯,续航没有然后了。

就算难以改变什么,公里至少也得有“我只是努力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我的同行们却要因此失业了”这样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气势。所以有关情怀和创业那点事,续航也就是这样的关系:情怀是一个不错的消费冲动,但它无论如何也替代不了市场竞争中所需要的核心竞争力。六安市教育局创业所提供的服务或者产品需要在使用当中不断被检验才能够立足,公里单纯的情怀只能被用来当做消耗品牌背书的营销,用一次少一次。这看起来非常全能且了不起,续航但创业者却没有在忙碌之中做好最重要的那个O。

魏源成相比于自带“新鲜感”属性的互联网早期创业者,如今的创业者面临的是一个各个领域都已经趋近饱和、产品开始严重趋同、需求被过剩满足的环境,这也就意味着留给创业者改变和颠覆的空间已经十分有限。人们纷纷表示要为曾经的信仰充值,为诺基亚多年如一的品控和情怀买单,然而人们后来发现这似乎是一部富士康全权掌控的贴牌产品,不少掏出来的钱包又默默地缩了回去。

天使轮、Pre-A轮、A+轮、B轮,然后是C轮、D轮……似乎每个与创业者挂钩的英文字母,背后都代表着数以千万计、亿计的钞票,代表着一个个可以实现财务自由的筹码。外界普遍预测对诺基亚品质念念不忘的中国消费者,会撑起诺基亚新的生产线,直到人们发现英特尔的处理器难以兼容大部分Android应用。当然,无论是标签化还是被标签化,都是社交网络时代中的必然结果。第一次复活是Lumia品牌与微软进行合作,成为了搭载WindowsPhone系统的主力机型。

有句话叫:出来混,迟早要还的。document.writeln('关注创业、电商、站长,扫描A5创业网微信二维码,定期抽大奖。曾经依靠标签化用户群迅速开辟市场变现捞金的创业者们,也在层出不穷热点事件中迅速地“被标签化”,戴上了“眼高手低”、“善于包装”这些难看的帽子。可财务自由意味着“被动收入大于主动收入”,即收入的多少不再与工作量直接挂钩。

人们纷纷预测微软+诺基亚的战略,能够在iOS和Android之外开辟出手机市场的第三块版图,重现诺记当年荣光。快速读取容易让人们产生类似幸存者偏差式的片面化认知,标签的存在又给标签承受者带来了额外的舆论压力

魏源成张兰和俏江南的失败,更多还是要归因于张兰个人在经营和管理上的失误,引进资本,只是让这些错误更早浮现。在张兰的一手打造下,阿兰酒店就变成了南方的竹林,新奇的装修和菜品相结合,让她的酒店迅速有了知名度,食客慕名而来,生意兴隆。

弟弟的离世让张兰受到了巨大的打击,她甚至有过轻生的念头,但她还是熬了过来,而且还做出了一个让人惊讶的决定:卖掉所经营的三家大排档式酒楼,拿着创业10年攒下的6000万元,进军中高端餐饮业。有人说,俏江南之所以会沦落到今天的地步,完全是因为和资本联姻,仿佛张兰当初能够拒绝投资,就能保住俏江南。天生不甘平凡的张兰,为了改善生活,也在1989年底以探亲为名,投奔加拿大的舅舅,去“打黑工”,哪怕当时儿子只有8岁。但随着公款消费的增加,大众消费的核心也被高档消费所代替,面向的也不再是普通老百姓,虽然在一定时期内让企业得利,但可持续性并不强,谁知道哪天政策会改?果然,随着公款消费被遏制,俏江南的经营也陷入困境,后来宣布要进行大众化转型,但居然敢在自家店里卖28元一份的饭盒,兰会所的商务午餐,也仅仅100来元。1992年,张兰租下了北京东四大街一间102平方米的粮店,开起了“阿兰酒店”,为了能让酒店更具特色,她一个人跑到四川郫县,带了一帮当地的竹工上山砍竹子,用火车把13米长碗口粗的竹子运到了北京。”俏江南的第一家店开在了北京国贸,专攻写字楼商务人群。

3、创始人策略过于激进张兰是一个很有心气的女人,这样的心气让她放弃加拿大绿卡回国创业,也让她胆敢卖掉三家酒楼创办俏江南,但成也萧何败萧何,最后也让她走上了不归路。2、定位错误,没有及时转型刚开始时,俏江南的定位还是比较准的,虽然走的是高档餐饮,但还是以大众消费为核心,很快就成为了家喻户晓的知名企业。

接着,张兰在北京国贸的高档写字楼里,开了一家以川剧变脸脸谱为Logo的餐厅,这就是后来大家熟知的“俏江南”。而俏江南的经营受到金融危机影响,急需资金支持。

除此之外,张兰还得八面玲珑,多方应酬,“来的都是客,全凭嘴一张。以往俏江南开店,成本在1000万到3000万元之间,取中间值计算,3亿元意味着俏江南一年少开15家(后来俏江南将开店成本控制在500万元),这就意味着扩张速度被大幅减缓。

10年前俏江南还能以笔筒沙拉、江石滚肥牛等菜式吸引顾客,但10年后还是只有这些菜式,而且质量也直线下降,价格又贵,怎么留得住客户?在知乎上,“俏江南是如何衰落”共有134个回答,每一个回答都直指俏江南的菜式并不可口、服务不够周到。和我一起打工的都是印度裔的男人,但人家一片儿都不会帮你搬。document.writeln('关注创业、电商、站长,扫描A5创业网微信二维码,定期抽大奖。之后,张兰又相继在广安门开了一家“阿兰烤鸭大酒店”,在亚运村开了一家“百鸟园花园鱼翅海鲜大酒楼”,生意蒸蒸日上。

虽然张兰与俏江南总是话题缠身,但从一个普通人的角度看,一个白手起家的女人,靠自己的努力,积累一分一毛,忍着失去亲人的痛苦,从一家小餐馆做到全国二十个省市70家直营店的餐饮企业,哪怕里面有不少让人惋惜之处,张兰的奋斗史依然值得尊敬。营销的确能让更多人知道你的产品,但是能够留住顾客,就只有实实在在的产品质量。

3亿打造兰会所、高大上的装修、还有儿子汪小菲和大S的婚姻,都让俏江南“餐饮业中的LV”的形象深入人心,张兰也因此功成名就。但更多还是要归因于张兰个人在经营和管理上的失误,引进资本,只是让这些错误更早浮现。

但单调的生活很快就结束了,1987年张兰和丈夫离婚,独自带着6岁大的儿子过日子,但一个女人带着孩子,工资也不高,生活的艰辛可想而知。孤身一人在加拿大打工靠扛猪肉2年赚2万美元张兰,1958年出生于天津一个普通家庭,从小就跟着父母在湖北农村插队,后来回到北京,在北京三里屯附近一家蔬菜公司当会计,然后结婚生子,过着单调却安逸的生活。

早在1997年,当时张兰的三家酒楼每日的营业额就达到了150多万元,她就陷入了极大的矛盾之中:“是继续赚钱还是做一个品牌出来?”一番思索之后,张兰还是把三家酒楼都卖了出去,“我了解自己的性格,我是一个武断的人。当时不少人劝她,高档写字楼租金高、投资大、客源少,风险实在太大了,但张兰却有自己的想法:在所有消费者中,白领消费者最具理性,如果饭菜符合他们的口味,他们会结伴而来。在加拿大,张兰拼了命一般赚钱,最高纪录甚至一天打6份工:在餐厅洗盘、擦桌子、扛猪肉,在美发店帮人洗头等。有网友吐槽:和朋友在深圳去过一次,点了个拔丝山药,上来之后我觉得,在我们村里拔丝山药要是做成这个样子,这厨师就真不用混了。

而被张兰母子抱以厚望的兰会所,经营情况却不甚理想。2013年,中央“八项规定”出台,作为豪华餐饮的代表,俏江南首当其冲,经营非常困难,上市更是遥遥无期了。

2008年,张兰引入了国内知名投资方鼎晖投资。2011年3月,俏江南向中国证监会递交了A股上市申请,但在2012年1月份被证监会宣布终止审查。

魏源成”开餐馆,从古至今是“江湖”行当。可惜,张兰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要想成为餐饮界的百年老店,没有几道独特的名菜,也没有与时俱进的创新精神,光靠营销是长久不了的。